10年求子路漫漫 河北生殖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让他们圆梦

来源:仲景健康网发布时间:2021/09/18
1358
分享:

世上最简单的幸福,莫过于一家人平淡却又充满温情的日常,光是想象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坐在餐桌前,嘴角就已经开始不自觉地上扬。然而这看似易得的幸福,对于有些家庭而言,却是苦苦追寻而无法如愿的一个梦,好在如今医学技术发达,在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下,不孕不育夫妻拥有一个自己的宝宝已不是难事。结婚10年未得一子的李女士和陈先生夫妻二人,他们就是在河北生殖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的帮助下,成功晋升为了准爸妈。

3次移植失败,信心崩溃

李女士和陈先生于2011年06月结婚,两人婚后就一直想要个爱情的结晶,早日实现一家三口的圆满,但不料事与愿违。

2012年经过检查,得知陈先生的精子质量不太好,夫妻俩开始于当地医院行二代试管治疗。第一次取了6枚卵,获得可移植胚胎2枚,移植后未妊娠。第一次的失败让夫妻二人都有些受挫,但好在两人很快调整好状态,并开始了第二次尝试。

第二次,获卵8枚,经培养形成4枚可移植胚胎,移植2枚胚胎后,妊娠,夫妻二人以为终于可以迎来新生命了,没曾想在孕4个月时突然胎停,无奈之下只能行清宫术。这一次的失败给当时两个年轻人留下了不小的阴影,那种眼看着希望之火燃起又被浇灭的心情,让夫妻二人倍感难受。

在医生的建议下,2013年李女士和陈先生夫妻二人移植了剩余2枚胚胎,结果未孕。

接连的失败让夫妻二人信心尽失,李女士也曾无数次问命运为什么要如此不公,自己只是想成为一名母亲,为什么就这么难!纵然历经艰辛,但想成为父母的心愿一直都在李女士和陈先生二人心中,为了不留遗憾,2020年6月,李女士和陈先生决定前往河北生殖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再进行一次尝试。

无精症+卵巢储备功能减退,雪上加霜

接诊李女士和陈先生的,是河北生殖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素有“好孕女神”之称的杨炜敏主任。杨炜敏主任详细了解了相关情况后,决定先对二人身体情况进行初步的检查。

检查结果显示,李女士AMH仅0.2ng/ml,B超下双侧卵巢窦卵泡数只可见3枚,考虑卵巢储备功能减退,而李女士不过才33岁,情况十分不理想。

更糟糕的是,陈先生的精液检查报告上几乎满满的都是“0”,精子数量十分稀少,被诊断为无精症。看到检查结果后,两人心都凉了,对自己是否还能拥有宝宝产生了怀疑。好在男科主诊医生李聪华主任及时向陈先生进行了解释说明,表明诊断结果虽是无精症,但报告上显示偶见活动精子。用睾丸穿刺的方法取精,然后进行胚胎培养,还是有很大希望拥有自己的宝宝的。

杨炜敏主任也细心察觉到了夫妻二人的情绪变化,及时安抚夫妻二人的情绪并给予了鼓励。同时杨主任针对李女士的身体情况,开始制定个性化的取卵方案。

个性化针对治疗,半年成为准爸妈

卵巢储备功能减退的患者,取卵的数量和质量都不占优势,临床上针对这部分人群,一般都会选择对卵巢刺激小或小剂量的促排药物,通过数次取卵攒够至少2枚胚胎后,再进行移植,以提高成功率。

秉承着这个原则,2020年7月,杨主任为李女士采用拮抗剂方案取卵,获卵2枚,形成卵裂期胚胎1枚;8月份进行人工周期预处理;9月份再次采用拮抗剂方案取卵,但因卵泡发育不良取消周期;10月再次采用人工周期进行取卵前的预处理;12月采用拮抗剂方案取卵,获卵1枚,并成功将其培养成一枚胚胎。

2021年3月,李女士在进行宫腔镜检查时,显示子宫内膜炎,杨主任带领医护团队及时进行了治疗,力求让李女士以最好的身体状态迎接移植。

2021年5月,杨主任采用自然周期为李女士调理子宫内膜,之后移植了2枚卵裂期胚胎,移植12天血HCG 1232.53mIU/ml,成功妊娠!移植28天B超示:宫内早孕,双绒双羊!

半年的时间,取了3枚卵,获得了2枚胚胎,最终顺利怀孕。河北生殖妇产医院生殖医学科为李女士夫妻二人10年求子长跑画上了一个完美句号,让他们成功晋级准爸妈的同时,也让更多不孕不育家庭看到了希望!

附:河北生殖妇产医院是经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置的三级妇产专科医院。医院设置生殖医学科、妇科、产科、新生儿科、胎儿心脏超声科、产后康复等特色科室,集临床、教学、科研、体检、健康教育、产后康复于一体,致力于创建具有国际品质的母婴健康服务品牌。

生殖医学科是河北生殖妇产医院倾心打造的重点发展科室,位于医院5楼和9楼。科室由无创胚胎筛查技术发明人之一蔡立义博士、杨炜敏博士和刘效群主任带领一众专家团队,特邀河北省第一例试管婴儿的完成者沈鸿敏教授指导,常规开展生殖内分泌紊乱、排卵功能障碍、胚胎停育及输卵管性不育、男性性功能障碍等疾病的诊治以及夫精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和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及其衍生技术等辅助生殖技术。

医院地址:石家庄市红旗大街与新石北路交口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评论提交后将在24小时内审核完成。如有违规言论将直接删除。)0条评论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